威尼斯人网上娱乐网:www.zgbjbwx.com
您现在的位置: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 短篇文章 >

大表哥,母亲心里永远的痛

时间:2018-05-15 23:54 来源: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网 点击:

横在二舅门前的一条土路,向左伸了枝节爬向正前方,有一座倚在路左边的坟茔,距二舅的楼房不到一百米,那里长眠着我英年早逝的大表哥。

01

记得那年麦穗低头的季节,金黄色的麦浪在微风轻抚下一片欢畅,阳光缀满麦粒,却挤不进人们阴郁的心田。

年幼的我谔然看见二舅站在门前的廊檐下,迎着阳光面朝坟茔,左手掌伸向前方,右手拿着圆珠笔在左手掌上迅疾地点动,涕泗横流地望着他吟一句诗低头写一句,以悼念他那聪慧过人的侄儿。

当天下午两、三点钟,二舅、二舅妈、母亲和我去了大表哥的坟地。

满坟青草悠悠,尚有枯萎的狗尾巴草枝杆和睡去的荒草夹杂其间。驻足表哥的坟前,母亲哭得肝肠寸断死去活来的样子让我无比动容,那时的我只是略懂母亲的伤悲。

蓦地,懵懂无知的我看见坟的中央有个蛇洞,有条不小的黑蛇睁着深邃的眼眸,在里面吐着长长的信子,陡地惊觉头皮发麻,汗毛直竖,不禁双手捂眼失声尖叫了起来。

闻声凑过来的大人们看到了那一幕,也有些心惊胆战,赶紧烧了纸钱便匆匆离开。自此之后,我和母亲便再也没有去过他的坟前,每次只是站在二舅门前远远的凝望,在内心默默向他传递着我们的到访。

02

提及大表哥,无不令人扼腕长叹。他长得一表人材,温文尔雅,尤其心思缜密,深得母亲的喜爱,他也特粘母亲。

母亲每次回娘家,第一个飞奔出来迎接她的人是他,形影相随的人是他,嘘寒问暖的人还是他。

逢天热他会端一条长凳带把芭蕉扇,牵着母亲的手找个荫凉的地方坐下来,边给母亲扇风边柔声陪母亲说话,眉眼里都是欢喜。逢天冷他会生好火拉母亲坐在火堆旁,与母亲絮絮叨叨不完那些日常琐碎之事,仿佛世间事因他们而生动。

离别时,他总是依依不舍地把母亲送了又送不肯回头,母亲担心他离家太远便回头送他对他说尽好话,他才极不情愿地转身一步一回头悻悻地回家。

那条羊肠小道上留下他们太多不舍的足迹,路旁的野草听了他们太多动情的母子对话,还默默地接过不少泪花。

03

他的聪颖人尽皆知,就在所有人认为他上大学毫无悬念,周遭喜气扑面时他肠癌发作被送进了医院,事后才被通知高考分数位列全县第二。

母亲尽全力给他凑钱,但因家底稀薄也只是杯水车薪。

母亲第三次送钱去,那是她回家卖了稻谷的八十多元钱,交予大舅后,他却在医院弄丢了,母亲又气又急无处渲泄,泪水汹涌均无声地滑落。

那天病房里弥漫着凄切的气息,大表哥支走所有的人唯独留下了淌眼抹泪的母亲,他形容枯槁眼神凄迷,艰难地翕动着双唇,无力地摩挲着母亲枯瘦的手噙着泪说:“幺姑,您不要再给我送钱了,您有自己的一家人,几个表妹都还那么小,钱要用在刀刃上。父亲总是三天两头朝你那里跑,欠你的钱他也还不上。我——好——不了了,报不了——您的恩了,呜呜呜呜……”

母亲本就难受之极,听罢心如钝刀在凌迟,遂放声哭开了。她双手攥紧他颤抖的手放在胸口来回搓动,脑袋低垂挨着手泪如雨下,呜咽着良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随他而去。

04

不日后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大舅只得无奈地把表哥带回了家。

那一日天气晴好,阳光眷顾着大地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大表哥精神出奇的好,脸上泛起了久违的红润色,和他喜爱的娃娃亲女友在房间里有说有笑,好一幅温馨的画面。

站在窗外的我看着房间内的他们开心我也跟着欢喜雀跃,幼稚地以为他好了,幻想着世上总有奇迹发生。不料第二天他走了,携着对人世的眷恋和对亲人的不舍,在大家的嚎哭声中远走,不再复返。我人生头一次经历了死别,头一次见证了“回光返照”。

05

多年来母亲无法从失去他的哀痛中走出来,常常慨叹命运不公,在屡屡难过的日子里总是会说:“要是他在就好了。”

“要是他在,他会是国家干部,我会沾他的光。”

“要是他在,看我受苦,他会心疼我。”

……

她说这些时全然忘了我们姐妹,让我们既自惭形秽又无地自容。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们之间的感情之深厚非同一般。

06

我们家那时没有厢房,火房设在靠后门处,旁边开了个腰门。

又是一个春日的午后,母亲坐在腰门外的椅子上捣弄针线活,我在旁边玩耍。她无意间抬头瞥见屋里的水缸旁蜷缩着一条又粗又长的竹叶青蛇,一双眼毫无恶意地望向她。

母亲丝毫没有惊惧之情,异常平静地望着它说:“乖乖你来看我了,你现在不在阳间了不能亲热我了,亲热了幺姑就会生病,你快走吧,不要再来了。”

孰料,它蠕动着身子朝后门乖乖地走了,我们看着它走,霎时间思维有些停顿又恍如置身梦中。我惊诧莫名,我疑惑至深,甚至有些惶恐不安。

可能我们有些强加了某种思绪于事件本身,可能有些机缘巧合,但想他,我们是真的。

06

走过繁冗岁月,在母亲遭遇的冷暖记忆里,涂抹着他鲜亮的一笔,她的骄傲和心痛在一起。


365无戒写作训练营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编辑推荐:
  • 捡来的女人
    她是大军捡来的女人。 故事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大军的母亲去世的早,听老辈人说他的老父亲是个老志愿军,可是不识几个字,除了扛枪就会喂猪种地,国家给他父亲安排什么工作他都...
  • 疲倦的女儿岭岁月
    女儿岭不大,住着一百几十户人家。村志记载,我们村原本并不叫这名字,因毗邻西水,沿河而居,故名河西岭。不知何年月,此地出了一个贞洁烈女,族人独念她的悲情忠贞,改名女...
  • 哑父
    从小我就喜欢我的母亲,不喜欢父亲。 母亲小父亲十一岁,而且又是一个健全的女人,就只是因为在那个饿死人的年代,父亲的家乡,比母亲的家乡多了几十亩良田,母亲就下嫁给了一...
  • 一位暴发户的悲剧人生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身边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姓张,野三关谭家村六组人。一个刚过花甲之年的老头子。此人一生未婚,平日里靠躬耕几亩薄地,间或外出打点零工维持生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