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网:www.zgbjbwx.com
您现在的位置: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 短篇文章 >

请回答,“2000年出头的日子”

时间:2018-09-23 17:06 来源: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网 点击:

张浅搬到这里的时候,齐许正带着齐诺、刘星雨、戴越在自家店门口玩。这是一个开放式小区,现在大家提起那一块都会在小区前加一个老字,可是在那时候这小区基本处于这个还未开发完全的小县城的市中心,有城里最大的农贸市场,离几所小初高学校也都不远,生活配置算是很好了。

齐许和齐诺是龙凤胎,齐许是哥哥,比妹妹齐诺大二十分钟,出生于94年,在他们很小还没意识的时候就随父母老房子拆迁住到了这里,而他们住的9栋也算是小区里最老最中间的一栋楼,家里分到了一楼,妈妈开了个小商店,爸爸跟着建筑单位在外务工。这栋楼不仅最老旧,这栋楼里的住客大概也是这个小区生活条件最一般的。在这样的小县城,大家还在住着类似城中村的单独自起房子,能住进楼房小区的都算是拥有挺体面工作的人。所以齐许他们从小也知道附近住的很多都是机关事业单位或者银行的一些领导。齐许和齐诺读的小学的校长住在附近,甚至这个小县城市长都住在前面这栋楼,市长的驾驶员每天接送都会在自家小店买包香烟顺便等市长下来。但是或许领导们一般年纪都大了,他们的孩子也都大很多,不会跟这些九零后小屁孩玩。也有一些人的孩子跟齐家差不多大,大多是女孩,后来听大人们说起才知道,这些人的爸妈基本都是二婚,她们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们也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这些孩子小时候也会跟着齐许齐诺跑着疯玩,但是自从进入小学后就不怎么和齐许他们一批人玩了,有官职有地位的父母给他们培养起了优越感,假期要学琴棋书画,就算什么都不学也要稳重在家,不能再和别人家小孩瞎闹。所以孩子们小团队最后只剩齐诺一个女孩子了,其他的都是男孩子,而且岁数都比齐家两个小。

刘星雨比齐许他们小一岁,是个黑黑的小矮个。他住在斜前方8栋一楼,地理位置和齐家在9栋差不多,不过他们把整个车库都箍成了自家院子,所以显得家里很大。其实其他栋的设计确实都比9栋大,9栋一个楼梯口有几家,其他的都是正常的一个楼梯口就对门两家。刘星雨因为名字谐音流星雨,初识时大家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他舅舅开了全县城最大的一个连锁火锅店,在那个时候,城里没有什么好的饭店,这个火锅店算是生意很火爆了,所以大家都觉呢刘星雨肯定很有钱。可是后来大家也意识到,舅舅有钱和自己有钱还是区别很大的。

戴越比齐许小四岁,根本就是个小弟弟,住在后面的10栋,长得非常俊俏,看起来像个小姑娘,齐诺还记得他小时候软糯糯的样子。小孩子们交友也是有选择的,戴越太小了,爱哭,调皮捣蛋,有时候也不讲理,齐许刘星雨他们有时候觉得这个弟弟太烦了,不想带他玩,但是大家都知道,小男孩就喜欢和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孩子玩。后来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才让戴越成为了这个玩伴圈里的固定存在。那是齐许妈妈出去吃酒,竟然遇到了戴越妈妈,因为戴越妈妈活泼好玩,齐许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又要看店,基本不玩也很稳重,所以之前都算不熟的点头之交邻居,吃酒才发现两个人竟然是远亲!掰扯下来,戴越妈妈要喊齐许妈妈阿姨,这样一来,邻居小弟弟戴越一下子变成了齐家两兄妹的侄子。关键戴越这一家子真的都很可爱大方,本来一个无厘头的远亲,别人笑笑就过了,可是戴越妈妈竟然就人前人后的喊齐许妈妈阿姨了,一开始齐许妈妈还不好意思,毕竟大家岁数也差不多,还到处解释,可是后来听习惯了也就接受了。戴越跟他妈妈一样转换地非常快,以前叫齐许齐诺哥哥姐姐,一下子也改成舅舅阿姨了,刘星雨嘲笑他他也不在乎,喊得起劲。小孩子也很虚荣的,多了个大侄子立马激发出保护欲,齐许拿出大哥大的作风,同意了戴越跟他们一起玩。

张浅搬到了前面的18栋,虽然楼栋序号看起来和其他人离得很远,但其实就在齐家前面。小孩子们不知道小区楼栋序号怎么排的,他们也不想知道。张浅一来就带了神秘色彩,因为他家买的是市长的房子。是的,市长搬走了,张浅搬过来了。齐诺初见张浅时,这个单眼皮的男孩不知怎么的让他一下子想到林俊杰,真的说不上帅,但是看的很舒服。后来看到了他的妈妈,张浅真的和他妈妈长的一模一样,很秀气,很沉默。齐家小店门口,经常会聚集一群不上班的家庭主妇和一群退休了的老师或机关单位的阿姨,她们坐在齐家店门口摘菜,聊天,看着小孩子们玩闹。齐许妈妈虽然文化不高,但非常朴素勤快心肠好,又很明事理,附近的大姐大妈都很喜欢她,也很疼爱她两个孩子,毕竟龙凤胎也不多见,在大家眼里是福气的象征。张浅的爸爸在乡镇开了个厂,小孩子们不知道,但是爸妈都说那个厂开的还是挺大的,算是乡镇顶梁柱企业了,张浅爸爸在开厂前也在厂里工作,认识了同样厂里工作的张浅妈妈,她身材高挑温柔寡言,齐诺想大概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后来张浅爸爸厂办得好了起来,于是就让老婆辞职了,老婆专门在家带孩子。她有时候也会到齐家店门口来摘菜,但总有一种疏离感。张浅也是94年的,不过月份比齐家两个人小,他和他妈一样沉默寡言,假期经常跟在妈妈后面蹲在齐家小店门口,大人们都让他和孩子们玩,他也不主动。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家才玩了起来,齐许块头大,年纪又最长,自然是老大,张浅也不抢,他看着确实柔弱一些。

后来,棋牌室开始流行了起来,这个小区附近又新开了个大型超市,小县城见多了小商店,这么大的超市确实很新鲜,齐家小店基本没什么生意了。两个孩子的负担重,让齐许妈妈开起了棋牌室,她大概是附近最早一批开棋牌室的人,因为她勤快又客气,所以其实生意是很好的,说不上发大财,不过稳定。附近的一些没事做的退休老干部会经常捧场,打打麻将打发时光。同时,戴越爸妈本来就是孩子气喜欢到处唱歌跳舞打牌的人,自然会给自己阿姨带客人来,他们带来的客人都是那种看起来流里流气混混模样但却一点都不可怕的人,这里就包括戴越的亲舅舅,一个开着声音很大的摩托车的年轻人,他和他姐一样活泼大方,也拉着齐许妈妈喊阿姨,嘴很甜,而且爱撒娇,棋牌室经常因为他而欢声笑语。这两拨人让这个小棋牌室总显得很热闹,那些不会打牌的人也会坐在后面看牌。

大人们有事可做了,齐许齐诺就答应妈妈担起了照顾小孩的任务。说是照顾,就是一群孩子一块玩。那时候大人对孩子还可以放养,社会上好像也没有那么乱。孩子们真正熟起来才发现彼此都不是外人想的样子,张浅虽然话不多但也是个调皮男孩子;刘星雨是一群人里最狠的角色,心思好像有点重,其实要比真正的大哥齐许冷静有想法;戴越真的是个没什么心思的小孩子,甚至他无意间撞见自己爸妈做床上运动还傻兮兮告诉大家;齐许真的不想到处都带着自己那个烦人的妹妹;齐诺却始终觉得自己在才能劝住这些调皮捣蛋的人犯大错。

后来,县城在小区附近开发了一个新的娱乐广场,有很多小孩子玩的项目,广场旁还有个美食城。大家只要凑在一起就去广场上游荡,从早玩到天黑,用大人们的话来说,广场就是他们的家。大人们不怎么爱去那个广场,因为他们知道那个广场几十年前还是抗战的地方,满地尸骨。而小孩子们不知道也就无所畏惧,他们一起去玩最便宜的项目,在这种时候不管零花钱多的还是少的,统一都玩最不要钱的。有一次,他们发现人工湖边有条脚踏船没有锁,于是想翻过桥栏去踩免费的船玩,结果船没上的了,戴越落水了,几个人没一个会游泳的,况且这个人工湖栏杆真的很高下面水也很深,大家大呼救命,有个好心叔叔跳下去把戴越捞了上来,幸好是最小的落水,换作大的孩子可能真不一定捞的动。可怜的戴越上来后都吓死了,一直哭,大家也都很丧气。不过孩子们心里也知道,这次落水纯粹是因为自己的不光彩行为,也不敢让父母知道,一个个都哄着戴越,让他不要回去跟家长讲,哄着给他买了好多吃的,好不容易把情绪安抚了下来。可是第二天整个棋牌室大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该死,早从戴越把看到爸妈上床的事告诉孩子们的时候,孩子们就该知道,这娃肯定也会把大家的淘气告诉父母的。一个靠不住的傻孩子。

每次在广场玩一天总要吃饭吧?那个美食城就成了大家游乐累了后休息的根据地。汉堡薯条那些洋的都很贵,又吃不饱,所以大家很朴素,不管早中晚都吃肉沫拉面,2000年出头那几年,物价还没有现在这么贵,美食城一碗拉面三块五,相对便宜,而且能吃饱,大家从来没有厌烦过。有一次大家吃着拉面在那聊天,突然服务员小姐姐又给他们一人上了一杯可乐,大家正奇怪中,紧接着,汉堡鸡翅薯条,各种丰富的小食送了上来,几个孩子虽然馋,但也很老实,齐诺率先跟服务员姐姐解释说我们没有点这些啊。姐姐笑着说,是刚刚坐你们前面的一对情侣给你们点的,已经付过钱了。戴越一听,立即就想开动,齐许到底年长点,连忙打住他,问大家谁认识刚刚那对情侣。大家纷纷摇头。那对情侣他们是看到的,女朋友很漂亮,男朋友很帅气,可能是相亲,可能是约会,点了一大堆好吃的,谈的笑哈哈,孩子们羡慕的看着他们桌上的吃的,扒拉着碗里的面,不过他们也穷开心,哈哈大笑引的那对情侣常常调头看他们。齐诺觉得他们五个小孩大概是很可爱的,几个人模样都不错,还有戴越一个小讨喜宝,于是齐诺猜测,可能是这样的:女朋友夸了几个小朋友可爱,男朋友太爱女朋友了,为了在女生面前表现一番,就给孩子们点了一大堆吃的喝的。这个猜测让面前四个啥也不懂的小男孩纷纷摇头否决了。男孩们猜测,可能是这样的:这对情侣其实是人贩子,想把他们五个孩子拐走,现在看起来他们虽然结账走了,有可能还躲在哪个角落等着他们昏迷呢。少数服从多数,于是齐许相信了后者。几个孩子看着面前的吃的,动也不动,坐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们觉得人贩子肯定没耐心等了已经走了,才敢开始大快朵颐。

(未完待续)


编辑推荐:
  • 姑娘,请收起你的矫情
    1. “事先声明,搭车是件很辛苦的事,如果没有忍耐力的话,不要和我们一起走哦。”我郑重其事地说。 她点了点头,我顿时放心了大半。她叫晴子,遇见她的时候,我们恰在路边小摊...
  • 宿南之“被禁忌的游戏”
    (一)警察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鲁迅 秋天带着寒冷说来就来,丝毫没有和宿南市民商量的意思,前几天陈杰还穿着短袖衬衫站在路灯下...
  • 她听到司机喘着气,恶魔一般的声音,“想活命
    出租车向城郊驶去。 陈红在后座,她戴着一副时尚的大框眼镜,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乐的有些忘乎所以。好一会才惊觉有些不对,她抬起头,诧异的望着窗外有些荒凉的景象,她...
  • 孽缘
    楔子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孽缘孽缘,是孽,是缘,亦缘亦孽...
  • 海的那边
    随着“呼”的一声,飞机开始向跑道的另一头驶去。紧接着,飞机的前身逐渐升高,硕大的轮子在地面上擦起火花,直至离开跑道。这是李凤第一次坐飞机,她正坐在舱内某个靠窗的位...
  • 我们还回得去吗?
    “你一个人看吧,我要去吃饭了!” Ricky回转身看我,“啊?” “你没听刚才那两个女生问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们现在排的位置,要等一个半小时才能进去看,现在是8点,你知道我还...